bh85d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四百零九章 安全生產熱推-33voe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最终,开拓银行还是找到了合盛总部的人,不知道他们协商了什么,总部联系何惠清和何润生,开了一个网络会议。
何润生比较郁闷,但这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所以他只能呼叫冯君。
遗憾的是,冯君不在行正星,他正在白砾滩给人推演——同道气场必须珍惜。
然后等天黑了,他还要在两个位面轮流打坐,以同步两边的时间。
这种上班打卡似的生活,让他感觉有点腻外,有时候甚至想:要不再送一批人去虚空?
当然,这也只是想一想而已,没人在虚空,他才有最大的底牌,现在虽然麻烦了一点,但是安全第一,平安是福。
这天一大早,白砾滩的双向门开启,冯君闪身去了虫族世界的大行星——这里是他要关注的重点,人数众多不说,战力有低,偏偏还是负责能源开采的,不上心都不行。
赎世之路
来了之后,他发现一个熟人,“霓裳真仙,可算看到你了……你最近在忙什么?”
葉氏春秋之超級盜賊 獨釣寒江叟
“我正等你呢,”夏霓裳很干脆地表示,“我们最近考虑……钓几个虫族来杀,不知道会不会让你被动?”
“钓虫族?”冯君皱一皱眉头,然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你们打算玩什么花样?”
夏霓裳说的真没错,他们还真的是打算“钓”虫族,用什么钓?能量石!
此地大部分的元婴真仙,还真不甘心一直挖矿,别说是从白砾滩渠道过来的,哪怕是两门派过来的真仙,也有点不甘心。
双方平日里就都有这个意思,碰个头之后一拍即合,不过在初期,肯定要瞒着钓叟等人,甚至还要瞒着冯君。
实际踩过点之后,他们认为这个事情可以操作了,才来找冯君——包括玄黄门和元罡门的真仙在内,都觉得这事儿由冯君找钓叟说比较合适一点。
比如说,对玄黄门的真仙而言,钓叟确实是自家的真尊,但正因为是自家人,钓叟翻脸都不需要有任何的考虑,而且……他想要收拾自家小辈,可以选择的手段真的不要太多。
夏霓裳的意思很明确:我们不去主动攻击虫族,就是弄一点能量石做诱饵,万一虫族找过来,我们就下手干掉它。
原来擦边球还可以这么打!冯君也觉得有点开眼界,“这跟主动攻击……区别很大吗?”
“当然很大,”一名元罡门的真仙回答,他理直气壮地表示,“首先战场是我们预设的,它们不来,我们也不可能挑衅;其次,可以缓解红巨星虫族对这个方向的关注。”
也就是说,他们布置陷阱会布置到其他方位,这么一来,可不就是降低了大行星被虫族关注的可能?
反正有点强词夺理的感觉,但是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
冯君听得却是想笑,“这颗大行星在这里多少年了,虫族一直没有发现,现在你们就假设它能被发现……我说,麻烦你们找理由也用心点好不好?”
这位元罡真仙却是沉声回答,“虫族本就是人族的大敌,这个世界的人族活得很可怜,咱们尽可能地杀一些虫族,解救他们……也是应有之意吧?”
冯君无奈地叹一口气,很想向他解释一下,什么叫“安全生产第一”。
然而,这终究是地球界的观点,在修者的世界里,只有“勇猛精进”的理念。
东皇大帝 风轻扬
所以他沉吟一下,出声发问,“这是你们所有真仙的想法?”
“九成是这样吧,”元罡门的真仙也不好意思说是全部,毕竟有个本门的坤修真仙,真的对战斗没有兴趣,“反正还要有真仙留守,保护这些真人。”
冯君又出声发问,“那么,这些真人都同意吗?”
涉及了安全生产的事情,可不能光问领导层,工人们的意见也很重要。
“起码八成以上同意,”元罡门的真仙回答得很保守,“我们不可能直接问,元婴问金丹……那肯定是十成十同意,所以就是个估算。”
没错,身为修者,谁也不想被人小看,问话的还是上位者,万一被打上“怯懦”的标签,那真是划不来,别说以后的长远影响,只说这里万一遭遇虫族,有人愿意去救怯懦的人吗?
可岳青就不爱听这话了,“冯山主,我们金丹真人也有杀虫族的信念!”
帝后惹火,狂夫滚一边 沁心水
冯君想一想,又问一个问题,“你们确定,钓虫族不会影响到采矿的安全吗?”
“没有人能百分之百确定,”夏霓裳沉声回答,“就像凝婴的时候,我们也不确定自己能百分之百凝婴,但还是要去努力,只能说……我们尽量做到问心无愧。”
“不是这个逻辑,”冯君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发话,“修者选择自己的路的时候,可以说问心无愧,但是别人的生死……不该由你们选择吧?”
惡魔的灰灰公主
“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呢?”岳青忍不住出声吐槽,“冯山主,你是好人,但有个毛病……替别人想得太多了,以前对凡人是这样,现在对金丹也是这样。”
“好,你有理,”冯君忍不住翻个白眼,心里忍不住暗暗感叹,这文化差异果然还是客观存在的,自己明明是为了真人们好,反而是被人出声吐槽,“我去找钓叟真尊拿主意。”
真仙们闻言欣然点头,“正该如此。”
“真尊做出决定前,你们不要随便行动啊,”冯君郑重地警告一句,摸出手机划拉一下,然后整个身子消失了。
“这个冯山主,”元罡门的真仙叹口气摇摇头,“还真把大家都当小孩子。”
“少说两句吧,”夏霓裳顶他一句,“人家起码敢跟钓叟真尊去商量,明明是你们两门主事,还得他出头,你也好意思议论人家。”
这名真仙忍不住脸一红,“你说得轻松,真以为门规是摆设吗?再说了,我也没有冯山主那挪移的神通不是?”
冯君来到了战斗的星系中,用意念再次呼唤钓叟。
揚 無
这一次,钓叟迟迟没有反应,过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他的身影才出现,“我说,你使唤我也太方便了吧?时不时就召唤我一声,刚才正捡便宜捡的高兴……什么事?”
“我也不愿意轻易打扰您啊,”冯君无奈地回答,“问题是现在有件为难的事……”
他把情况哇啦哇啦一说,钓叟忍不住吐槽,“你这折腾劲儿也太大了吧,擅长钻各种漏洞……你要是玄黄弟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真尊您要讲理呀,”冯君一摊双手,无奈地表示,“我都说了,是那些挖矿的真仙的想法,不关我的事儿,里面还有你玄黄的真仙,我强调的是安全生产……”
原本他是觉得真尊事情多,不想过分耽误人家,现在还是老实点,把对话也说一遍吧。
不成想,钓叟真尊听完之后反而乐了,“原来他们是这么想的,那好,由他们折腾呗。”
冯君闻言,脸顿时沉了下来——怎么感觉你有点针对我的意思呢?
“感觉我针对你?”钓叟真尊虽然没有拖拖真尊的他心通,但是感知能力也差不到哪儿去,他笑眯眯地看着对方,“你猜对了,我就是在针对你。”
神秘甜妻:少帝的豪门宠婚
黄河鬼棺 南派三叔
紧接着,他又笑了一声,“逗你玩呢……我的意思是,也是时候开辟第二战场了,通道口那边大家在稳扎稳打,不过也该锻炼一下大家跟虫族的战斗能力了。”
由你说吧,冯君无奈地撇一撇嘴,你修为高你有理,接下来该指挥我运输人手了吧?
果不其然,钓叟真尊接着发话,“你去通道口,再搬上一批真仙和真人过去……这次我就不回去了,你带一块我的信物回去就好。”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拿出了一块黑曜石,随便勾画了一下,递给了冯君。
——————
冯君接过信物收起来,“那我这个运输费用……怎么算呢?”
以前他都不提的,不过钓叟这家伙太老不修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计较一下。
“你这话说得古怪,”钓叟白了他一眼,“你从白砾滩运了那么些人来,我说什么了吗?现在你跟我谈运费?”
老狐狸!冯君无语地撇一撇嘴,我运人来是帮我干活,他们也赚点辛苦钱,你倒好,直接理直气壮地抹了我的运费。
他甚至怀疑,钓叟就是贪图自己的运送能力,才开辟了第二战场。
不过怎么说呢?他原本也就没打算计较这些,刚才只是想气一气对方,现在人家有理由,那也就不说了,反正虫族后方多一个战场,对本世界的人族来说,面临的压力也就小一点。
最好不相見
不过他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身子一晃,又去了合盛周边。
收听一阵收音机之后,他拿出手台呼叫,“何主管,我的生产线……你搞到了没有?”
上一次他没有收开拓银行的货,自然也就没有收到白血球增生诱导剂的生产线,然后是托了合盛帮自己搞一条,何润先也表示了……免费!
“哎呀,你可算又冒头了,”何润先的声音充满了惊喜,“开拓银行托我给您带个话,还想跟您继续合作。”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