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c43超棒的都市言情 《緣定你》-第一百八十三章 求助閲讀-dchdz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纷披下垂的迎春花在倒春寒中怒放,花期短暂到常被人们遗忘,当人们想起来欣赏它时,它仅剩绿荫冉冉的叶瓣。
喜神
这也代表着春将去,夏将至。
仲安妮在暮春第一朵桃花盛开之际走出了重症区,转到了外面的特护病房。
都说所有的宠物里,狗是跟人类最为亲近的,也是对人类最忠诚的一种动物。
金古武俠賦 東方二魔頭
体内有狗的血统的笑天狼却已经接连背叛了三任主人,先是李翔,接着是李自成,然后是司华悦。
疾控中心所有见过它的人都以为仲安妮才是它的主人。
仲安妮跟司华悦的饮食相似之处只有快,她不像司华悦那般无肉不欢,她对饮食没有太多挑剔,能吃饱就行。
其实司华悦刚出狱那会儿,也跟现在的仲安妮一样,以饱腹为主,不挑食。
可自打认识了李自成和笑天狼这俩肉食动物开始,如果哪顿饭没吃肉,司华悦准熬不过一个点儿便会感到饿。
仲安妮这一次差点成为植物人是疾控中心的全责,疾控中心给了她经济补偿,同时自她昏迷之后的所有消费都由疾控中心承担,包括一日三餐。
疾控中心的工作餐荤素搭配得非常科学,每次吃饭,仲安妮总会将菜里所有的肉都挑拣出来给笑天狼吃。
司华悦劝阻过她很多次,嫌她太瘦,需要补充身体、补足营养。
而笑天狼现在快变成一坨肉球了,需要减肥。
李石敏也是如此这般劝慰她,还应允她康复出院以后,教给她太极拳。
仲安妮却更想学射击,她几次暗示司华悦,让她跟顾颐和好,给顾颐打个电话道个歉,但都被司华悦给严厉拒绝了。
“想学射击干嘛非要跟他学?奉舜有一家全国最大的射击俱乐部,实弹演练!”
顾颐的枪法特别精准,获得过无数次射击比赛冠军,最大的一次荣誉来自于参加工作的第二年,获得国际警察和军队狙击手世界杯比赛个人全能冠军。
对顾颐,司华悦虽然嘴上不服,但心里却是很佩服。
最佩服的不是他的枪法和为申国夺得的国际射击冠军头衔,更不是他那可以赢得了别人,却被她打得满地找牙的散打,而是他的智商和心机。
“再不济,我们可以想办法进体校去学,不过就咱俩目前这年龄来讲,早就过了最佳学习期。”
司华悦劝说仲安妮,主要还是她个人并不热衷于射击,更不想去求顾颐。
最近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仲安妮对拳脚功夫失去了信心,武术再高,动作再快,也躲不过被射杀。
武术用来强身健体还行,打几个社会小混混不是个事儿,像司华悦这样去参加比赛拿奖杯更不是问题。
但现在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就连寺庙都在招收保安,这说明什么?
说明武功再高,那也是肉身,一个不懂武术的人仅用一颗子弹就可以把你撂倒。
仲安妮是经历过了三次生死的人,对生命格外珍惜。
“就算学成一个神枪手又能怎样?”司华悦看着仲安妮的眼睛,希望她能够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是减刑出来的,你现在虽然办理了保外就医,但依然属于服刑期内的犯人,我们俩谁都担不起非法持枪这个罪名!”
一语惊醒梦中人,仲安妮颓然低头,所谓忧则失纪,怒则失端,说的就是现阶段的仲安妮。
是啊,即便学成了神枪手又能怎样?
你得有枪啊,申国对枪支的管控非常严,就连打鸟的猎枪都得有证。
就算你能找到门路弄到枪,一旦被发现,那就是非法持枪。
心底刚萌生的想法,就这样被现实扼杀。
驚悚奇異錄 徐廷宇
李石敏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花瓶和几颗新折的桃枝进来,桃枝上的花骨朵含苞待放,桃花甜腻的香气清芬扑鼻,随着他的到来而瞬间萦绕于室内和鼻端。
先前因射击话题带来的沉郁心情因看到这些生机盎然的花而消散许多。
仲安妮起身帮李石敏清洗花瓶,灌水,插上桃枝。
等她从大自然的香氛中回过神,才发现司华悦竟不知何时悄然离去,独留她和李石敏在病房里。
看着司华悦刚才坐过的椅子,她陷入沉思中。
……
自打笑天狼长居疾控中心以后,李自成前期还会偶尔在节假日前来看望它。
大概看出来笑天狼的狼心狗肺了,李自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再来。
司文俊误以为笑天狼被他的女儿给霸占了,为了补偿李自成,他居然从国外空运过来一条阿富汗纯种猎犬。
跟随这条猎犬一起从天而降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兽医兼驯兽师肖恩·墨菲。
唐老爷子他们住的那栋别墅只有两个车库,司文俊将其中一个车库给改装成了狗窝。
肖恩是软国人,看着一大帮子热情洋溢含笑欢迎他的“外国”男女老少,听不懂申国语的他有些蒙圈。
反正都是言语不通,他索性跟狗一起住狗窝,不跟唐老爷子他们这些“外国人”住到一起。
不得已,司文俊命人往狗窝里购置了一些人的必需品,比如床、衣柜、桌椅等。
说是狗窝,其实这车库三十多平米,武松就是住在装修好的车库里。只不过,司文俊那边是两个车库,一个是单车库,另外一个是双车库。
李自成和唐晓婉在见到这条仅三个月大的高颜值猎犬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两个人争论了一整天才将狗狗的名字给定下来——小小。
小小是方言,指男孩子,而小猎犬是一条公狗,美丽的外型像极了一个金尊玉贵的公主。
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熊狼狗
有了小小的加入,唐老爷子他们那边的别墅每天跟开趴体一样,热闹非凡,愈发显得褚美琴这边人烟稀少。
被笑天狼被判的司华悦也喜欢上了小小,跟李自成和唐晓婉一起争着抢着地宠爱这小家伙。
西游之武道儒僧
结果他们很严肃地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小小能听懂肖恩的话,听不懂他们的话。
这可是个大问题,总不能给狗配个翻译吧?
最強農家媳
相府嫡女:五毒大小姐 衛疏朗
于是乎,小小被限制了自由,不得回狗窝去跟肖恩睡,必须跟他们这些申国人待在一起学申文。
最终小小以病倒获得了狗身自由,重回肖恩身边。
司华悦对这事也挺郁闷的,可也没招,谁让人家肖恩会给狗治病,他们就不行,只能眼睁睁被“夺爱”。
龙血匠神 胡家三炮
五一劳动节放假前夕,司华悦接到了董律师的电话,告诉她说,节后用不了多久余小玲的申诉结果就会下来了。
他去监狱会见余小玲时,余小玲让他转告司华悦,让司华悦抽时间去监狱里见她,说是有事要跟司华悦讲。
自打聘请董律师以后,司华悦再没去过监狱里见过余小玲,不是她没时间去,而是她不想去想袁木的事。
最后一次跟顾颐联系,还是在电话里因为袁木的事大吵的那次,之后顾颐没再给她打电话或者发信息,更没有提向仲安妮了解案情的事。
眼下要去监狱,司华悦不想让家里人帮忙,可撇开家人,就剩下顾颐能帮她打通监狱那边的关系了。
有宁监狱长的电话,但她清楚她自己的脸不够大,肯定不会打通这关系。
没办法,她给顾颐发了个信息:仲安妮已经转到特护病房了,见她不需要穿防护服了。
信息发过去快一个小时了,顾颐也没给她回复。
想给他把电话打过去,可手机拿起放下了两三次依旧因为找不到措词而放弃。
每一次都在心里想着,再等等,说不定下一秒就收到他的信息了呢?
这样一等,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司华悦一气之下,索性也不用他了,直接拨通司华诚的电话。
“哥,帮我走下监狱的关系呗,我想去见我的一个狱友。”司华悦很少管司华诚叫哥,每次叫哥都是有事求他办。
司华诚早已习惯,但听完司华悦的话后,他直接问:“你要见的人叫什么名?”
这个问法并不奇怪,因为要走关系,必然要对监狱那边说明白去接见的人是谁,要见的犯人又是谁。
司华悦张了张嘴,最终气馁地撒了个谎:“等过两天的吧,五一我还不知道单位给不给我放假呢。”
霸道总裁控妻成瘾
司华诚心里清楚司华悦要去的人是谁,对他妹妹的一举一动他都了若指掌,但她不说,他也不点破。
袁木死了以后,他才发现他对那女人有愧,抛开血缘亲情不说,单从男女关系而言,这份愧疚将困扰他一生。
放下电话,司华悦是真正地欲哭无泪,眼下只有向顾颐求助了,谁让她的朋友少呢。
可电话响到底了也没人接,拨打第二遍的时候,司华悦还在心里嘀咕,万一顾颐在办案,她这样反复拨打电话,不会对他有影响吧?
谁知,这一遍电话快要响到底的时候,对方接听了,“喂,你是谁?”
拿着电话的手一抖,司华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对方又来了句:“不说话我就挂了哈。”
都市雷皇 瑾少爺
边杰!
怎么回事?顾颐的电话怎么会让他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