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hua好看的小說 代號候鳥 愛下-第二十七章 沉默表示默認推薦-nzunu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清晨,市公安局门口围起了很多人,还都是在这里上班的公安。
才走到门口的曹若飞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挤开人群看见“鹤”被五花大绑在市公安局门口,他眼睛被蒙住,嘴被塞住,身上穿着一件白衣,上面写着“我是特务”四个黑字。
曹若飞的几个下线都不曾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但他却从暗处见过所有和他接头的人,所以他认得被绑的正是他的下线“鹤”。
“曹副局长,这人身上还有一张纸条。”现任特务稽查组组长陈水生递给曹若飞一张纸。
曹若飞接过纸展开一看,上面写的是“鹤”的真名、工作单位和地址,以及证据是什么在什么地方。
事已至此,就算他曹若飞想要保“鹤”也难了,这么多人看见,他相信看过纸条的人不只有陈水生,在场的人应该都知道纸条上的内容。
小妾吉祥 拓拔瑞瑞
不用再想,纸条上面所提示的证据应该是存在的,曹若飞心里在想是谁抓到“鹤”的?
他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是李安平,但很快又被画上了问号,因为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李安平对他和他的下线有所了解,虽然李安平很可疑。
其他人呢?
曹若飞又想到了两三个怀疑对象,这几个人要比李安平更可能是地下党,因为他们的身份资料存在各种疑点,比如忽然来到本市做着某种工作,工作出色,却还不是共产党员。
“鹤”的身份证实等后续工作,曹若飞交给陈水生去负责,他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冷静地思考下一步行动。首要的事情不是去找出谁抓到“鹤”的,而是这个“鹤”是否会把自己供出来。
虽然“鹤”面对面认不出自己,一旦让共产党的人知道“理发师”在这座城市里,他曹若飞的行动就会受到极大限制,他必须得潜伏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能从事任何特务工作。
總裁的穿越嬌妻 朝陽
没有他的承上启下,他这一支的特务工作就会散乱,他的下线,还有下线的下线很可能会因为没有方向擅自行动而暴露被捕。
覓神星隕
錢多多嫁人記(剩女啟示錄)
曹若飞决定先去试探一下“鹤”的口风,不管“鹤”会说些什么,他必须停下所有的特务活动。
陈水生和他的特务稽查组去陈晓所在的学校取证了,陈晓被关在关押室里,曹若飞让人把他带到审问室。
陈晓被绑了一整夜,后脑又遭受到了重击,现在整个人都没有精气神。
曹若飞知道这种情况下,人的意志会相对薄弱,这正是他试探陈晓的绝佳时机。
总裁的秘密前妻 十三幺鸡
曹若飞严肃问道:“你是国民党特务?”
“我还以为共产党是讲证据的,原来和国民党一样靠嘴下定论。”陈晓耷拉着脑袋,但言辞却够犀利。
七皇”弟”,乖乖上榻
福至安寧 夏晚修
“证据?我当然有证据,你办公桌上的那个情报接发器就是最好的证据。”曹若飞要赶在陈水生等人回来前把审问结束,他不想绕圈子直接从他认为最可能证明陈晓是特务的地方入手,让他尽快承认自己是特务。
接下来他要试探,陈晓是否会供出“理发师”以及一些其他线索来。
“什么情报接收器?那些只是我上课用的元件。”陈晓说完轻蔑地哼了一声。
曹若飞起初以为陈晓办公桌上的是一台简易的情报接发器,陈晓的话虽然在否认,但这是不打自招。
精明的曹若飞猜出陈晓应该是利用各种元件自己组装了一台情报接发器。他没有时间去和陈晓纠缠话语逻辑错误,他接着说道:“你说是上课用的,那我们把校长和你的学生叫来当面对质你上课是否用到了这些东西。”
“这……”陈晓没想到眼前这人逻辑思维如此强,几句话就让他没有任何抵赖的空间了。陈晓也知道,在新中国政 府接管后要求任何个人不能拥有无线电发报机之类的东西,拥有这类设备的要么是政 府相关部门的人,要么就是他这样的特务。
“你的上线是谁?”
卡徒 方想
“你接收与发出的情报放在哪里?”
曹若飞迅速攻下了陈晓试图隐藏身份这道防线后,趁热打铁把问题转向他最关心的方面。
“我没有上线,我是自发留下来的。”
“我也不记得情报内容了,接收发完后我就销毁了,你们也别在逼我,逼我也没有用……”
这个说辞是每个特务被问及上线时的通用回答,曹若飞当然知道这只是一句起不了效果的应付之词,他说:“你说你是自发的,那你弄一台情报接发器,是给谁发情报,又从谁哪里收情报?”
“我只负责在这里收集情报,然后发到台湾去。”陈晓的回答和李立峰的一样,也是特务们通用的回答之一。
这个回答用来应付一般的公安可以,但想要应付曹若飞这个高级特务是远远不够的。
曹若飞摇摇头说:“这里离台湾的直线距离有近两千公里,你那台接发器能到一半的距离就不错了。”
听到这里,陈晓心中大惊,他是教物理的,他自然清楚自己那台简易接发器最大有效距离只有千公里,是根本传不到台湾的。
他知道,不代表那些公安们知道,新中国的很多公安要么是之前当兵的转下来的,要么是以前社会中底层的人去当的,虽然不是文盲,但对物理等从外国传进来的学科知识基本没有了解。
“和你做情报交换的是不是你的上线?”曹若飞看出陈晓情绪有变,他看穿了陈晓除了沉默就不知道怎么应付自己的话,他便主动看似无意地给陈晓一个合理的引导。
修羅武尊之破天記
陈晓一听这话,又是一惊:自己已经被眼前这人逼到绝路上了,他虽然不会就此供出上下线来,但也没有任何合适的应付方法。
他原本想用沉默来应对,这个问话不等于是给了他一个启示吗?他虽然有了答案,但不能回答得太快,否则就显得太假。
“沉默就表示你默认了。”
交換生戀人
曹若飞露出了狞狰的笑容,不过,这一切陈晓并没有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