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x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初唐求生 ptt-第638章義女?兒媳婦分享-3yoo8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程咬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问道:“这是谁送的?”
程夫人:“是你要认的义女赵英蔓!”
程咬金:“她?什么时候到的?”
程夫人:“就刚才!我想看看她够不够格,成为我程家的义女。我不太满意,让她回去等消息!谁知道她留下这样一箱东西!”
程咬金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对了,夫人为何对她不满意?”
程夫人:“那女子非常的不孝,留在我们府上必为祸患!”
程咬金吃惊的问道:“不孝?你们初次见面何以见得?”
程夫人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轻易毁伤,她是一个读书人,如此浅显的道理,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样不孝,他日会怎么对我们两夫妻?”
程咬金张大嘴巴:“啊!就这?”
程夫人生气的说道:“这还不够?”
不孝的罪名是非常大的,一个人如果带上不孝的标签,在这时代的社会上基本没有活路,是真真的社会性死亡。
程咬金想到整个沈阳都一样不留长头发,那不都不是不孝了?失声笑道:“夫人有所不知!整个沈阳人都必须剪短头发。”
惡魔的妖孽妻 雪柒
程夫人:“整个沈阳?”
程咬金:“是的整个沈阳!”
程夫人:“这是为何?”
程咬金说道:“说是减少瘟疫的传播。”
程夫人:“还有只要的事情?”
程咬金:“有吧!现在军队里开始推行剪头发了,没有办法,谁都怕瘟疫,特别是军队了,瘟疫一发,就不好收拾了。”
程夫人还是认死理:“那孝道呢?”
程咬金笑道:“这个问题,孔颖达那老儿和沈阳王争过,结果你猜怎么样?”
程夫人无奈的说道:“他输了!而且输的很惨!”
程咬金吃惊的问道:“哎!夫人你神机妙算,怎么知道的?”
程夫人:“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整个沈阳没有人留长发,你们军队也准备不留长发!如果他赢了,就不会有短发这事情了。夫君你说说!沈阳王怎么赢孔颖达夫子的!孔颖达夫子可不是一般人。”
程咬金想想说道:“这事情挺远的,沈阳王还在滦州的时候。沈阳王怎么赢孔颖达老儿的!我只记住几句话。
帝王的演技派皇後 藍米熙
一句是和在父母的眼中,孩子的性命,健康,前程比繁文缛节重要的多。还有一句是:人生大孝是为天下苍生谋福。中孝为家族争光。小孝是承欢膝下。而开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闭口父母之命,这是伪孝。”
程夫人:“话是不差,但总却点什么?”
程咬金:“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程夫人点点头:“对!就是这个!”
腹黑帝王獨寵嬌妻 月希晨
程咬金叹了口气说道:“实话实说,沈阳王那一套还真是有用的,这几年来,我们从没有听说沈阳有瘟疫过,到是大唐,一年总有那么几次。所以皇上才效法沈阳,进行剪发。”
程夫人:“这样说来,错怪她了?”
程咬金点点头说道:“错怪她了!夫人不喜欢她应该不只有这点吧?”
程夫人叹了口气:“是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夫君。还有一点就是她不识字!”
程咬金哈哈笑了起来:“这是我今天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程夫人红脸说道:“为何?”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程咬金:“且不说其他!整个沈阳上至六十老妪,下至黄口小儿,都在识字。她学习优异,沈阳王选派到长安来学习的,要拜李百药为师。
沈阳王怕这姑娘被人欺负,才放到我们家来做我们的义女。如果你不喜欢,外面有的是人想做她的义父义母。”
程夫人张大嘴巴:“要拜李百药为师?”
李百药原来历史上是卷入辅公佑治乱,差点被杀,后被流放到泾州。但这世界并不是吴欢来的那个世界,现在的一切变的乱七八糟,所以李百药依旧留在长安。
李百药的文名自然没的说,拜他门下,这是多大的殊荣?自己居然拿不识字来搪塞,难怪自己的夫君会说这是最好笑的笑话。
程咬金眼珠子一转说道:“夫人既然不喜欢收他做义女,那就不收,做我儿媳妇岂不是更好?”
程夫人:“做儿媳妇?”
程咬金笑道:“对!做儿媳妇!做义女终是要出嫁的,做他人媳妇,这么好的女孩,怎么舍得?”
程夫人想起赵英蔓说的五年级,于是问道:“做媳妇,做义女过一会再说!我问你,这五年级是什么书?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程咬金反问道:“五年级?沈阳的五年级?”
程夫人认真想想说道:“她是这样说的!读了2年,读到五年级!”
程咬金想想说道:“五年级,不是书,而是学到第五年的学业。他们沈阳是学的东西,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们学的是微言大义。而他们学的却很杂,听说他们学的上到天文地理,下到五谷杂粮,无所不学,无所不包。”
程夫人:“啊!原来是这样!那不是我在卖弄了?”
花季青春有你 蒹葭苍苍909
程咬金笑笑不应妻子的话,而是说道:“让处默多接近人家!后天让他带着她去李百药家认认门!”
复仇战纪
程夫人:“郎君,你的意思,真的当儿媳妇?”
程咬金嘿嘿笑道:“嫁妆都送来了,怎么还有退的道理!”
程夫人:“这样说来,郎君是认定了?”
程咬金:“定下了!”
程夫人说道:“我不知道她5年级学什么?做我儿媳妇,琴棋书画这些我不要求,这以后要掌管宿国公府的。所以算账一定要学会,等两天我让账房,送两本账本过去,摸摸底,看看从什么地方开始教。”
程咬金想想点点头说道:“夫人说的极是!不过这姑娘虽说是我们的媳妇,但对她切不可太过苛责,如果帐做的不好,到时候,了不起再请个账房。”
程夫人:“为什么?难道我这做婆婆的不能管教么?”
程咬金见程夫人生气,淡淡的说了一句:“她不是别人!好了,这事情就到此为止。我去看看她安置的怎么样!”
程夫人怎么能听不出程咬金话里的警告意味?不管教么?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