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2j2人氣都市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126章 再三確認-gn1a5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炽白火焰与那枚晶体一经接触,便无声无息贴合交织在了一起。
“三昧真火”舔舐着七色晶体,而在七色晶体之上,也照出了出白色火焰的所有一切,双方相映成辉,瞬间便将以这座百丈祭坛为中心大片区域的温度向上跃升了一个级数不止。
“吾等很想知道,天师大人究竟能够以何种手段来吸收掉这里面蕴含的本源之力。”
“从如今之情况来看,天师大人虽然隔绝了晶体内的天地本源之力,造成了以这座祭坛为中心和源头的炽热火劫,或者说是天灾之变,但却还是没有切割剥离天地本源之力的迹象……”
顾判的声音从白色火焰深缓缓响起,隐隐带着些许疲惫的感觉,“这玩意就像是个无处下口,又难以打破的龟壳,说实话我现在确实找不到太好的办法敲碎它,吃到里面鲜美可口的嫩肉。”
“天师为何不动用那柄神兵利斧?”
傾心付:長夜漫漫
他沉默许久,“还是那句话,一旦动了斧头,事件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而且万一这里是钓鱼执法现场,你我恐怕是都难逃一劫。”
細雨
“我再问一遍,你们真的确定,在火灵界域内没有感知到九幽之力的侵蚀?”
“吾等确实没有察觉到九幽之气息,但是天师大人三次提出疑问,莫非是发现了什么不妥之处?”
“不妥之处……”
顾判低头注视着身体下方晶体内同样盘膝端坐的女子身影,目光巡索片刻,最后落在七色晶体之中的那抹淡淡黄色之上。
“不妥之处就在于它。”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黑红相间的眼眸微微一凝,“黄色?”
顾判微微点了点头,“刚刚才心有所感想起来,以前我在微云山上的时候,曾经碰到过一头火凤留下的印记,而且在那里搞过黄色。”
情仇愛海:暴戾總裁別太狠 樓蘭如沫
“火凤印记、明黄火焰。。”
乾元当即回道,“天师认为,这枚蕴含着火灵界域天地本源之力的晶体,和微云山的火凤印记有所关联。”
“不错,虽然我还不能断言这里面就一定有古怪,而且也没有寻找到它们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联系,但总感觉似乎有些不太舒服,也有些不太正常。”
“吾等明白了,所以天师才会再三询问,此地有没有九幽之力的存在。”
“那么你们的答案是?”
“吾等只能回答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
“如果真的没有发现九幽之力存在的痕迹,你们倒是可以将这里当成是赤色根据地经营起来,首先解放被这些主宰守护者压迫的火灵大众,然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平等大同必将实现。”
“天师大人的意思是,将此方火灵界域变成天父曾经提到过的那只盒子?”
“和你们聊天就是省心省力,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而在这一过程中,对于守护者之下的火灵你们可以尽情吸收容纳,但对于火焰守护者,乃至于火之主宰这些承载了此方界域反动意志的家伙,就必须要慎重对待,不能让它们轻易混进革命队伍内部,给吾等的革命事业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吾等不知,何为革命事业?”
“革命就是吾等被九幽压迫的生灵获得真正自由,摧毁旧的腐朽的反动的各种关系,建立新的更加平等的秩序,这样一个充满了艰苦与危险的过程。”
七星大帝
“那么,在天师大人看来,吾等该如何处置这些守护者和主宰?”
先生您哪位
“它们应该受到正义的审判,所以说到时候你就捉来给我就好,对于那些认罪态度明显,能够进行改造的,我会酌情宽大处理,给它们以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但对于那些顽固分子,就一定不能手软,让它们死在审判之斧之下就是最好的归宿。”
黑红相间的眼眸缓缓转动,似是在深入思索顾天师的这一提议,数个呼吸后以机械的语调回道,“天师大人此言甚是有理,不过对于这些火灵界域之守护者,只要吾等施以万灵归一之法,便能够让它们全部改过自新,永不背叛吾等的革命事业。”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经过流血牺牲,又怎么能说自己获得了成功?”
“更何况这些守护者融合了火灵界域的天地本源,你们敢保证自己不会被火之意志所影响,不被被天地之力包裹的糖衣炮弹腐蚀,最终反而偏离了自己的初衷,不再为了构建天地大同众生平等的天地而奋斗?”
乾元这一次思索了更长时间,“吾等确实还未曾真正面对过天地本源之真灵意志,不知主体意志是否会被改变腐蚀。”
“所以吾等才需要步步谨慎,如此才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顾判闭上眼睛,一边随口说着,一边虚握住了双刃战斧的斧柄,内心的纠结犹豫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并且一直都在继续纠结之中。
甚至在对乾元进行了一番例行性的“主题教育工作”之后,非但没有如他所计划的那样放空思维做出决断,反而心中的犹豫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那就是他一直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祭出斧头,切割分离这枚七色火晶内蕴含的天地真灵。
如果做了,而且能够将天地真灵吞噬吸收,真正纳为己有的话,可以预见的回报将极其丰厚,甚至可以将三昧真火的修行境界直接向上提升一个层次,达到第二层的高度。
但是,这里面最大的危险便是对于火灵界域天地本源的切割分离。
他不敢确定一旦出手会不会被九幽察觉。
毕竟这一次准备要做的是尝试将切割分离出来的天地本源真灵吸收,或者是退而求其次的斩灭实验,和上一次在黑暗深渊中将之“放生”的情况万万不可混为一谈。
泡菜愛情:我在韓國當媳婦
總裁的盛寵小甜妻
來自命運的我們 酷酷的鹿寶
那一次就算是有九幽的眼睛在旁边直怼怼地看着,也挑不出他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毛病来,但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因为他就是奔着试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去的,一旦暴露就极有可能会面临异常严重的后果。
不得不小心再小心,慎重再慎重。
所以这也是他一直都没有下定决心的真正原因。
至于什么微云山火凤的说辞,那只不过是随便找来忽悠乾元的借口,目的就是让它也跟着紧张起来,再三确认到底有没有九幽之力存在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