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tqv優秀都市言情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二百五十三章我要帶他回家閲讀-wocfa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秦北越在南意棠的电话之后,几乎是一直在试图联系秦北穆身边的人,但是,始终没有任何音讯。
可是偏偏她还不能有任何的大动作,否则的话,秦北穆还活着的消息很容易就会暴露。
心焦的等了一天,南意棠都是浑浑噩噩的,她没想过,会跟秦北穆失去这么长时间的联系,他到底怎么了呢?
不是说,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吗?秦北穆和她说过行动的计划,南意棠也看过他们的筹划,一切都是可以很顺利的,只是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秦北穆,难道是遭遇了什么意外吗?南意棠完全不敢去想,可是又不得不去想,那些不好画面,就像是会自动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一样,南意棠总会想到那天秦北穆是怎么中了枪之后,掉进那黑漆漆的没有尽头的黑暗里的。
她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热锅上的煎熬一样。
第二天,秦北穆还是没有消息,南意棠彻夜难眠,有些等不下去了。
秦北穆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们没有音讯,没有人知道,他带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消息?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真的出了意外。
南意棠的心随着等待,一点点的坠入到了谷底去,她没有办法继续等下去了。
瑾皇妃
“妈妈,你怎么在收拾东西?我们要出门吗?”
大佬的异世界愉快生活
小馒头看着南意棠这几天的反常,也察觉到了什么,孩子很敏感,却也很聪明。
千年异世之恋 夏天的冷冷
“宝宝,妈妈如果要出门一段时间,找人照顾你的话,你能不能乖乖的等妈妈回来?”
南意棠也不想丢下孩子,但是秦北穆现在生死未卜,她等不下去了,唯有去那深海之地,才能知道秦北穆的消息,这是个极其冒险的决定,但也一直盘旋在她的心里。
“妈妈又要出门吗?”
小馒头垂着脑袋,并不是很开心。
“对不起,宝宝,妈妈也不想丢下你一个人的,但是妈妈确实还是有事情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情。”
南意棠的心里是愧疚的,她许诺过孩子不再离别,可现在,短短的时间内,她已经第二次要离开这个孩子了。
“妈妈。”
小馒头拉着南意棠的手,“你不要难过,你去办事吧,我在家里等你回来,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别担心我。”
孩子少年老成,懂事的很,他看得出来南意棠的为难,而他是绝对不想南意棠为难的。
“宝宝,对不起。”南意棠在小馒头的脑袋上亲了一口,“等妈妈回来。”
孩子的确是因为他们承受了很多,南意棠对于小馒头也的确是思索了很久,到底应该把孩子委托给谁。
最放心的应该是秦家的人,只是,现在秦家恐怕容不下小馒头的存在,她就算是找上门去,他们也不会答应她的。
玄天邪尊 乌山云雨
林夏的重生日子 緋毓
那么,南意棠只能选择了安家,安知意是她能够相信的,极少数人中的一个了。
“你要去什么地方?”安知意正和秦越在一块,看到南意棠带着孩子过来,有些惊愕,“孩子都不要了?”
“要去找一个重要的人,不得不去,所以,孩子我不能带着一块去,得委托你们帮忙。”安知意她信得过,还有秦越在,应当是能够保证好孩子不受委屈的。
“你……”秦越蹙了蹙眉头,安知意不知道南意棠去做什么,自然是她随意找个理由就可以打发的,但是秦越却知道。
“我必须得去。”南意棠大概知道秦越想要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我的嫩模女友
“你放心,孩子我一定替你照顾好的。”安知意蹲下身子,朝小馒头招了招手,“宝宝,过来,让阿姨看看,你好像脸又变圆了。”
安知意忍不住捏了捏小馒头的脸蛋,又白又软,很可爱,手感果然像是刚刚从蒸笼里蒸好的馒头一样。
小馒头乖乖的让安知意捏着,向南意棠投去无助的目光。
“你什么时候走?”秦越问道。
“今天晚上就要动身,孩子的东西我都送过来了。他每天九点就要睡觉了,得麻烦你们给他讲故事等他睡着,他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这些玩偶,放在他的床边陪着他。床头的灯不能关。”
南意棠絮絮叨叨的跟安知意说了好些,心里是这样的放不下。
“妈妈。”
要走的时候,一直很乖的小馒头忽然抱住了她的腿,红着眼睛看着她。
南意棠一阵心疼,孩子舍不得,她也一样舍不得。
无道书 慕北执
“宝宝,你别哭,别担心,妈妈不会离开太久的,妈妈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陪你了。你听安阿姨的话,阿姨也会对你很好的,她会陪你玩。”
“妈妈,你一定要记得回来接我。”
“好。”南意棠抱着小馒头,也红了眼睛,哽咽着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才把孩子推到了安知意的怀里。
葬尸经 驰漠
“拜托你了。”
英雄联盟之冠军主播 飞翔的仔仔
“你放心。”安知意抱着哭成了泪人的小娃娃。
“我去送送她。”秦越对安知意说道。
南意棠没有拒绝,她知道,秦越大概是有些话想要对他说的。
“你要去找秦北穆。”
“嗯。”
“你是疯了吗?知不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
“我知道,所以我才放不下。秦北穆现在音讯全无,我们难道只能这样等下去吗?等到什么时候呢?如果他真的遭遇了危险,此刻,他就是在等待着有人去救援的。我必须得去救他,如果找不回他,我就不回来。”
“你既然知道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他,那你现在去那里要怎么找人?秦北穆带了那么多人,不可能全军覆没,或许他们只是遇到了什么意外,和外界失去了联系,你这么冲动的过去,什么都做不了。”
“我要去找他,至少,可以确定他还是在雅礼海域那一片的,我会去那里找他。”
“你知不知道雅礼海域那一边有多乱?你这么过去,手无缚鸡之力,万一落到了海盗手里,你就是羊入虎口。秦北穆难道不会担心吗?你不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