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sfp優秀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215、和尚救人-2m2og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升了?”
刘绊子笑着道,“这倒是好事啊。”
刘铎得意道,“这下不反对了吧?”
“这主意正,”
刘绊子高兴地道,“赶紧找人去说媒吧,估计啊,不止咱们一家盯着呢。”
“那是当然,”
刘铎冷哼道,“胡家、燕家这样的大户估计都得去说媒,娶个女捕头回家,这以后能省心多少事啊。”
下晚的时候,好好地太阳突然没了,落下了濛濛细雨。
许多人能不出门都是尽量不出门,只有济海是例外,每天五十担水,风雨无阻。
穿着灰色纳衣,肩挑铁桶,像往常一样一步一个台阶往山上走。
走着走着,他突然停顿了下来,朝着湿润的空气嗅了嗅,他担着铁桶往下了一级台阶,往旁边的灌木丛里去。
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嗅鼻子。
沿着陡峭的山崖行走,两只大桶一滴水也未掉下来。
不一会儿,发现了一处洞口。
他挑着担子,走进去,看到了一个女子躺在石壁上,洁白的衣裳上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阿弥陀佛,”
冰淇淋戰隊進攻
他宣了一声佛号,“姑娘你是受伤了嘛?”
女子猛地睁开眼,紧握手里的剑,寒声道,“你是何人?”
魔动九天
“阿弥陀佛,”
济海不敢看女子的脸,低声道,“小僧是白云大庙的。”
“果真是个和尚,”
女子盯着济海看了一眼道,“小和尚,你哪里来就哪里去吧,别告诉别人看见过我就是了。”
济海道,“是有人追杀你吗?”
王爷的小说中有很多这种场景,他倒是不算陌生。
“是,”
女子点了点头道,“小和尚,你走吧。”
“施主,出家人慈悲为怀,”
济海挠挠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你这呆和尚,”
女人噗呲笑着道,“你未必都接的了我一招,你如何救我?”
“姑娘你放心,这里是白云山,没有人可以伤你。”
济海很肯定的道。
把大桶放下,捡了树枝,正要生火,女子急忙喊道,“不可!让人发现了我,我必死无疑。”
“姑娘,我说了这里是白云山,白云大庙,没人可以伤你!”
济海正要划火石,便听见了脚步声,回过头,看见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女子站在洞外。
“哟,夜锦羽,想不到你还是挺快的,”
洞里的白衣女子,笑嘻嘻的道,“我就在这里,你来杀啊。”
“妖女,”
夜锦羽冷哼道,“今天看你往哪里逃!”
呛啷一声,手中的剑出鞘。
“阿弥陀佛,”
济海赶忙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位姑娘还是不要乱杀的好。”
夜锦羽步步紧逼道,”小和尚,你让开,否则连你一起杀!”
“是啊,小和尚,你还是让开吧,”
天才魔妃我要了 安知曉
白衣女子噗呲笑道,“人家可是名门大派,哪怕是杀了你,也可以说的冠冕堂皇,为民除害。”
“少逞口舌之利。”
夜锦羽说完一剑朝着白衣女子刺过去,剑尖眼看就要到胸口了。
济海大惊失色之下,提起大桶就朝着夜锦羽的剑砸了过去,咣当一声,火星直冒。
夜锦羽本能性的后退,躲开了桶里溅出来的水。
济海趁着夜锦羽犹豫的功夫,赶忙丢下铁桶,背上女子,展开凌波微步,窜出山洞,在悬崖峭壁上跳跃。
“这点功夫就想逃嘛!”
夜锦羽持剑飞过一片片密林,追了上去。
“瞎子,救命啊!
小和尚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快来啊!
快来救我啊!”
济海见夜锦羽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赶忙用狮吼功呼叫,声音在山间回荡,久经不息。
夜锦羽怕这声音真的惊扰了白云城的大宗师,最后反倒是自己跑不了,无奈之下收住身形,转身下了山。
济海看着夜锦羽的身影渐渐消失,长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未放慢速度,一会就到了白云大庙的门口。
因为下雨,倒是无香客,冷冷清清的很。
崩壞世界來了壹位年輕人 逆熵3
他把女子放下,等她坐上台阶,双手合适愧疚道,“阿弥陀佛,小僧失礼了,姑娘勿怪。”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女子笑着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僧叫济海,”
济海朝着庙内张望了一眼道,“姑娘,就此别过吧,这庙里是从来不留女客的。”
说完又懊悔的拍了下脑袋,叹气道,“我的桶忘记拿了,得去拿桶,姑娘请自便吧。”
“小和尚,佛主没有说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吗?”
女人浑身湿漉漉的,但是依然笑靥如烟,“我一个女子,孤零零的无依无靠,你就舍得下吗?
我要是再被刚才的恶女子杀了,你于心何忍,不会愧疚吗?”
“这……”
济海一时间有点犹豫,眼前这白衣女子真要是被刚才的恶女子追到了,肯定是难以活命的。
法醫穿越記事
女子叹气道,“小和尚,你要是真的为难,那就算了吧。”
“阿弥陀佛,”济海想了想道,“庙外有处杂物房,平常都是种菜的农户在住的,姑娘要是不嫌弃,可以在那里落脚。”
“能留住命就算不错了,还有什么嫌弃不嫌弃的,”
女子拱手道,“多谢小师父了。”
牧师传说 叼烟的
“阿弥陀佛。”
济海把他搀扶起来,送到了杂物房。
步步轮回 壹叶落
等到天黑的时候,他又从庙里拿了两个馒头,一盘素菜。
等架好柴火,烧了一壶水后,他便起身道,“姑娘,晚上你就在这里休息吧,伤药你擦,这是白云城的神医做的,效果是很好的。”
等济海走到门口,女子突然道,“小和尚,你倒是好狠的心啊,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万一那恶女子来了,可怎生是好。”
说着掩面哭泣。
“阿弥陀佛,”
济海转过身,有点慌张,赶忙道,“姑娘别哭,这里是白云大庙,没人敢来的。”
他单纯的想着,这处杂物房就在大庙墙外,有个什么事,瞎子也能来做帮手。
“那万一来了呢?”
女子依然抽噎着道。
“那小僧就陪你一晚上吧。”
济海说的她说的不无道理。
他刚刚去找了瞎子,没有找到,万一女子出了事情,也是自己的一桩罪孽。
夜深人静,外面的雨依然在下着。
济海盘腿坐在椅子上,女子躺在稻草铺就的床铺上,灯火如萤。
良久之后,女子终究忍不住道,“小和尚,你怎么就不问问我的名字?”
济海睁开眼,低声道,“姑娘贵姓。”
女子咯咯笑道,“那我说了,你可记住,我叫谢九云。”
“小僧记住了。”
济海点了点头。
“你只是区区三品,”
女子接着道,“那夜锦羽乃是九品,你为什么不怕?”
济海道,“小僧只想救姑娘,未曾想过别的。
“那你觉得我长的好看吗?”
“阿弥陀佛。”
济海闭上了眼睛。
耳边再次传来咯咯的笑声。
天亮后,雨过天晴。
唐朝好驸马 天青地白
他终于找到了瞎子。
“我昨天差点让人给杀了!”
“我知道。”
瞎子淡淡的道。
“那你不来救和尚我。”
“我去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走了,”
瞎子面无表情的道,“王爷说她杀不得,我就没杀。”
“我没让你杀她,”
济海叹气道,“造杀孽不好。”
“行,我不造杀孽。”
瞎子摇摇头,打开房门,对着正走过来的孙兴道,“师父。”
孙兴背着手,看了一眼济海,然后道,“昨日厨房招贼了,你想办法给揪出来,居然敢偷到咱们观里来,简直无法无天。”
济海脸色一红。
無雙冥仙
昨夜他实在找不到吃食,才从道观里拿的。
“是。”
瞎子应了好。
等孙兴走后,再次进入房内继续疗伤。
和王府内。
沈初站在林逸的面前,把夜锦羽进了白云城的消息说了。
林逸皱眉道,“真是不知好歹啊,真当老子不敢杀她嘛。
追杀春山城的人都追到三和来了。”
洪应道,“王爷,要不小的现在就去杀了她?”
“不用,”林逸摇头道,“去警告一番吧,如果下次再踏入三和一步,杀无赦。”
虽然已经和寂照庵是死地,但是真要是杀了人家的圣女,这便又更加激化矛盾了,眼前惹不起,就先躲着一点为好。
“是。”
洪应悄声退下。
“还有,”
林逸转过头看向善琦,“三和建船坞的事情不能拖了,招商工作得加快进度。
不管南州的商人提什么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都先答应下来。
总之呢,要地皮给地皮,要人给人,至于要钱么,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
“下官明白了,”
善琦忍不住笑了,“这几日便与他们谈妥。”
林逸接着道,“一定想办法安插自己人进去,挑机灵一点的,把本事学在手里。”
“是,”
善琦又接着道,“王爷,韩辉羁押至今,不知该如何处理?”
“当然是按照三和的律法来,”
林逸淡淡地道,“有法可依,何必来问我。”
善琦道,“下官告退。”
三日后,韩辉斩首示众的消息传遍了白云城。
从岳州和洪州逃过来的流民一入夜就开始放烟花。
行刑这天,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不少人都是被韩辉害的家破人亡!
此刻看着跪在台上的韩辉,如果不是捕快拦着,许多已经冲上去食其骨、啖其肉、饮其血。
ps:哈哈,先发了,回头改错别字,最近老帽更新的都是大章哦,小哥哥小姐姐们…..咳咳…..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