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lvl優秀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笔趣-第118章:我是全網最靚的崽(30)看書-poi61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建模系的人都在院系大门口的老榕树下扎堆儿,大家都想从甘子漱嘴里提前挖些消息,奈何甘子漱话少得可怜,只是淡淡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嘚啵嘚啵地说个不停,偶尔低头在光脑上回消息,也不知道是发给谁。
万界王座 七月火
唐果走到树下的时候,甘子漱没发现,她将顺路买的一杯草莓奶昔提到他面前,翘嘴着嘴角笑道:“喝吗?”
甘子漱倏然抬头,接过奶昔轻轻勾了下唇角:“等我十秒钟,我给教授回个消息。”
豪門四嫁:男神,求放過
唐果拿走了奶昔,顺手帮他将吸管插好,站在一边等着,扭头看向几个直勾勾盯着她看的男女青年。
她抬手摇了摇头,笑得漫不经心:“你们好呀。”
建模系的青年们僵硬地回道:“你好你好!”
唐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抽搐的面部,一丝恶趣味又爬出来,让她感觉到了愉悦。最近对着魏雨珊的事太糟心了,看着这群没有接受过社会毒打和荼毒的小可爱,她又想捉弄一下了。
手中的奶昔被抽走,甘子漱单手牵住她的手,面无表情地介绍道:“他们几个,是我们帝大建模系今年的数模场地设计人员,和我合作有小半年了。”
“这是我女朋友,唐笑。”
甘子漱的介绍异常简单明了,说完后就用眼神盯着对面几个,建模系的几人很快领悟过来,立刻热络地说道:“嫂子好。”
“嫂子好。”
唐果脸上笑容渐渐僵硬:“……”
部落的勇士们 easy
为何一群本该单纯的建模系学子会这么社会?这么上道?
唐果点了点头,反手拖着甘子漱往前走,闲话家常般问道:“你打算去哪儿聚餐?”
“学校外面的锦味阁。”
甘子漱偏头看向唐果:“你如果不喜欢,可以换。”
唐果笑了笑:“没什么不喜欢,那是我家开的。”
甘子漱:“……”
“卧槽——”
一片惊叹声此起彼伏,唐果耸了耸肩,说道:“今天帮你们免单。”
“嫂子,我们以后去能打个折吗?”有人在后面起哄问道。
重生之聖女養成記
唐果挑眉道:“行啊,给你们打个八折,如果你们能撬上我男朋友一起,可以让他刷脸免单。”
“啊啊啊啊啊,我可以!”
“学长,你的脸真值钱!”
“甘神,请保护好你的脸!”
重生情深緣怎會淺 h0ng雪靈
一群人互相逗趣,甘子漱缄默不语,握紧了唐果的手,低头喝了一口奶昔。
他以前很少买这些,除了正餐,几乎是不碰零食的,但是唐果喜欢买些小东西,没事就吃个不停,这段时间他也会陪她一起,偶尔吃些零食,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草莓奶昔。
他不太清楚唐笑是怎么发现他这个喜好的,但她的细心让他觉得很暖心,也很开心。
……
锦味阁是帝都星美食餐厅榜单第一,一直都在星际餐饮指南手册上,食物是真的好吃,但贵也是真的贵。
他们出来吃饭的时候刚好碰上甘子漱的室友,所以最后到锦味阁的时候,原本的六七个人变成了十个人,直接选了一个大包间。
唐果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与甘子漱窝在角落里,坐在她斜对面椅子上的青年一直在看她。
唐果回视对方,发现那人又垮着脸默默扭开了头。
她戳了戳甘子漱,指了指坐在椅子上那青年,问:“他谁?怎么一直看我?”
甘子漱望了眼满脸憋闷的柴聪,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室友,柴聪。”
“嗯?”唐果努力回想了几秒,奇怪道,“我记得我不认识他呀,他干嘛一直用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盯着我?”
甘子漱单手握拳遮住嘴角,低声道:“他的ID,一枪穿星。”
唐果静默了两秒,终于想起这个耳熟的ID在哪儿见过,她神色复杂地看向柴聪,挺帅气的一小伙,浓眉大眼,身板端正挺括,甘子漱不说她完全看不出来,这是那天游戏直播,以C位出殡方式扬名全服的远程玩家。
柴聪又将头扭过来,唐果伸出手笑眯眯地摇了摇:“你好啊!”
柴聪板着一张后娘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唐果:“……”
他一点儿都不好!!!
我的二次元召喚
日啊,为什么他兄弟真把这个女人追到手了?
今后,他觉得自己都没办法和甘子漱做好兄弟了。
唐果尽量让自己笑容灿烂些,反正被杀的不是她,尴尬的不是她。
甘子漱看她笑得招摇,漂亮的狐狸眼中如同攒敛了一整个小星带的光芒,带着几分狡黠,如同一只细细的小钩子,不经意间便挂在了自己心上。
他放下光脑,右手轻轻拨过她额角的碎发,指尖落在她的眼尾和眉角:“给你准备的联考资料看过了吗?”
唐果有些意外他的触碰,偏头看着他一丝不苟的表情,还有干净俊美的大半张侧颜,轻轻嗯了一声:“看得差不多了,不过我之前缺了很多建模课,还没办法做到快速准确地建造实物模型。”
“不急,我会就行了。”
甘子漱揉了揉她的头,窗外的阳光落在她耳廓上,让她冷白的皮肤变成了暖色调,他心间划过一片旖旎之色,有种想要靠近她,亲吻她耳朵和侧脸的冲动。
但包厢内人很多。
他放在左腿上的手指微微蜷曲了两下,深吸了口气,将心间的躁动压下去。
“实物建模我可以教你,你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回家后也可以给我发光脑消息,我看到后会给你讲明白的。”
甘子漱声色有种特殊的冷感,但却不会让人觉得傲慢,不太熟的人只会觉得有些疏离,但唐果很喜欢听他偶尔压低的声音,如同在空旷的舞台上缓缓奏响的大提琴声,配着他那张清冷禁欲的脸,无时无刻不再散发着一种诱人的气质。
唐果移开目光,点点头道:“我会在联考之前学会的。”
她不是个喜欢拖后腿的人,虽然她没怎么接触过建模系的东西,但唐笑也是刚转入建模系没多久,而且还是个标准的学渣,她漏不了馅儿,凭借她的学习能力和记忆能力,只要多花些工夫,跟上一般同学的进度还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