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x15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愛下-第一千零七十六章審判(上)看書-wusp6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公审大会还是如期的举行了,这么新鲜的事情可是惹得不少的人前来观看,那人山人海的,可是多的说不清楚有多少了,反正放眼望去全是人头一点也不夸张。
不止是那些平头老百姓,准备边看热闹边领粮食的。
还那些有势力的人家,也在此处。
他们就是想来看看这个所谓的公审大会究竟是怎么回事,军队如此的嚣张行事就没人管了吗,我浙江的这一群父母他们究竟是做什么吃的。
当然这群浙江父母们也在此处,他们一个个的穿着整齐的官袍,也对这个公审大会表示出了最高的关注度,毕竟这个也关系这他们的政治地位。
军队插手地方了,这可是大事啊。
以前按照惯例,军队也不能随便抓人啊,要抓人审判也是我们地方的事情,你们这些丘八知道什么叫审案子。
大唐小地主
可是现在世道变了,这些丘八根本不理会自己这些父母官了,他们竟然直接无视我们的要求。
等着,等着有的是时候你们来求我!
所以这些父母官们可不得过来看看,看看这些究竟在玩什么玩意。
城墙上也坐满了人,这些人站得高看得远,一个个的端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小茶壶时不时的来上一口。
”嗝!“
一个年轻的公子半张着嘴巴一脸满足的打了一个嗝,手边还放着半杯没有喝完的黑色冒着气泡的快乐水。
“哎,我说这玩意就这么好喝,我看你们这些年轻人对这个倒是挺喜欢的。”一个老学究模样的人,很是古板的撇了一眼那瓶快乐水,然后不屑的茗了一口自己的小茶壶。
“世伯这您可就不知道了,这个名曰快乐水,喝在嘴里可是美妙不可言啊,而且还有强身健体,补肾壮阳的作用,看到我刚才吐出的那一口气了吗,这叫仙气,可以带出人身上的浊气,让人长命百岁啊。”
若是愛,請等待 周昭
”而且京城那些的达官贵人最喜欢此物了,天下只有开封菜才有,别无分号啊,一百两银子一瓶,还得要什么会员才能买,小侄弄了一个中级会员每月也才能弄到五瓶小瓶的,可是非常稀罕的物件呢。“
我的房客是鬼物 偃师之怒
说话间这个年轻人还不忘摸了摸瓶子,简直就是爱不释手的样子。
“喝不惯喝不惯啊,还是我这个茶更有意思。”老学究摇摇头,慢悠悠的品起了茶,这个他始终真的喝不惯,当初自己家小辈孝敬,喝了一口可是给他吓坏了,那白色的沫子直往上冒啊,差点把老学究给吓得晕了过去,还以为自己家的小子要下毒弑父了呢,自此他就对着这个快乐水产生了阴影。
其实这个这城墙是观看这审判大会视野最好的地方,但是现在都被这些士绅地主的人家给占满了。
也只有他们可以大摇大摆的把这里给占满没人敢放出一个不字,甚至那些百姓都默认了这群人就该占用最好的东西。
由此可见浙江这边的士绅地主的威势已经深入人心了,简直就成了既定的事实,没人觉得这群人占据了最好的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人家就该如此。
下面的人多的已经双脚离地都能站的稳稳当当的,上面这些地主士绅们依旧可以摆开一张张桌子带上丫鬟仆人,一边享受着伺候一边看着下面的情况。
——————
即便是如此,下面的人也没人敢上到城墙上去,这便是最真实的等级差距,也是这次的公审大会要打破的一个东西。
就是要让百姓知道,只要这些所谓的“贵人”敢触犯大明的法律那就会遭到制裁!
“当当当!“
当一个巨大的铜锣被敲响了,这些人逐渐的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的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中间搭起来的一个台子,台子上面竖立着几个十字架,但是上面还没有人被绑着。
“现在最高军事的法庭依照大明军事法案对杀害现役军人一案,对纠集恐爆人员冲击军营一案进行公开审判!”一名军法官走上前台举着一个喇叭对着下面的百姓喊道。
”下面把杀害两名现役军人的嫌犯吴玉设带上来!“军法官对着下面一招手,只见两个士卒一人一个手臂的架着吴玉设走上来台子,把吴玉设捆绑在了十字架上。
“吴玉设你可知罪!”军法官一上来便是厉声质问道。
“嗯!呜呜!”吴玉设嘴里被塞着一双臭袜子,只能呜呜呜的叫着。
拿下来了之后他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没有夹杂着异样味道的新鲜空气,然后嘴里还哭诉的说道。
“人不是我杀的啊,人真的不是我杀的!”吴玉设这次是真的害怕了。
以前他不害怕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可不简单,乃是吴家的二公子,在黑白两道都是杠杠的。
现在看来自己竟然可以吸引来两万大军,心态立马的就不一样了,这大军可不是开玩笑的,两万大军总不能是来给他过家家的吧。
盛寵田園嬌妻
tfboys之曾經愛過妳
無上劍尊
坑神墨寶
这要是不给他弄死了,朝廷的脸面还不得丢尽了,以后谁还能看得上朝廷啊。
所以他害怕了,一定要给自己开脱,他们吴家承担不起这个罪责啊。
大小姐的全職男秘 烈火人龍
“不是你杀的!那是何人杀的!两名士卒皆是死在你的船上,而且尸体上也能看到是被人用利刃杀害的,当时他们乘坐一艘渔船侦查,前往你的画舫之上的时候你就起了歹心,是也不是!”三位军法官坐正了身体言语之中满满的都是威压感。
墮落天使手記 許月琳
“没有啊,真的没有啊,那两个丘……..官爷来我们船上之后语气不太好,就和我的仆奴起了冲突,可是我们也没下死手啊,只是打了一架,他们三个人就把我十几个仆奴都给打倒了。”吴玉设连忙解释道。
“然后你就恼羞成怒的杀害了他们!“军法官立马的反问道,这逻辑没问题杀人动机也出来了。
“真的没有啊,杀人的真的不是我。”吴玉设满脸的都是无辜加委屈,真的这次他是在背黑锅,他对天发誓自己只是喊了一句打死他们,但是打死他们的真的不是我。
但是他这么辩驳是十分苍白无力的,军法官也不会这几句不是他杀的就相信他说的话。
“不是你亲手杀的,但是指使杀人与亲手杀人同罪,所以人便是你杀的。”军法官冷漠的说道,这逻辑也是妥妥的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