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1d2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二百六十七章無可救藥看書-5otsf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你杀了秦北越?”
“姐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那个人不过是跟秦北越有一张相似的脸而已,你也那么在乎他吗?”
“高煜铭,你现在怎么变得这样冷血,杀人如麻?”
秦北越的实力,哪怕是受伤了,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出事,但是,他也不会轻易的让高煜铭把她给带走,所以,秦北越只怕也是吃了大亏了。
这可怎么办?他们接二连三的出事,她现在也被困在这里,又怎么去找秦北越呢?
“姐姐,我冷血吗?我只是,在保护自己而已。我父母从未伤害过别人,却不得善终,我从前相信公平正义,可结果我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只能任人宰割。姐姐,我只是学会了该怎么活下去。”
高煜铭在南意棠的床边坐下,“姐姐,你喜欢的秦北穆,他手上难道干净吗?你怎么就不会说他冷血呢?”
南意棠现在是完全没法理解高煜铭的想法,他太过于偏执了,明明做错了事情,却能够露出这样无辜的表情,表现的如此可怜兮兮的。
“姐姐,你要喝水吗?”高煜铭看南意棠不说话,就陪着她坐着,看到地上的杯子摔碎了,就重新让人送了温水进来。
“姐姐,你现在还有些发烧,要喝些热水的,这些水已经不烫了,现在喝的正好,喝一点,姐姐,我喂你。”
高煜铭端着热水过来,南意棠往后警惕的挪了挪,“你把水杯放下,我自己会喝。”
浸血的子弹
“好。”
东北谜 舞马长
網遊之遊俠列傳
高煜铭果真把水杯放下了,他乖巧的时候,果真就像个年轻的大学生一样,脸上写着单纯和无辜。
南意棠喝了一口水,嗓子没有那么疼了,她看向自己被纱布裹着的腿,那里还是能够感觉到疼的,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姐姐别担心,幸亏医治的及时,再晚上一天,这条腿可能就保不住了。腿上做了手术,切掉了一些腐肉,现在会觉得很疼,需要新的皮肉长出来,你得好好休养,这段时间不能下地,洗澡的话,也要避开。”
“今天,是几月几号了?”
麻雀公主的100%恋人
南意棠病的太久了,都不知道现在到了什么时间了。
“姐姐,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你都没有必要知道,我会照顾好你的。你别再想着要离开我了。”
“高煜铭,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又想关着我吗?”
“姐姐,你现在病着,哪里也去不了,何必要拖着病体去那脏兮兮的地方生活呢,你想要的安稳日子,我都可以给你的,姐姐,你听话跟着我不好吗?”
南意棠一把将高煜铭的手给推开了,“你就看看能关我到什么时候吧。我现在是病着,可总有好起来的时候,只要我活着,就总有法子离开这里。”
“姐姐。”高煜铭有些苦恼的用手撑着脑袋,歪着头看着南意棠,“你为什么不能听话一点呢?偏偏要说这样的话来吓我,我真的,好害怕啊。”
南意棠握着杯子,水葱般的指尖因为用力的握着杯子泛着冷白色。
“你也会有害怕的事情吗?可是,高煜铭,不属于你的东西,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是留不住的。你好像,并不明白这样的道理。”
“姐姐,什么是不属于我的东西呢?这些东西,从来没有定论,我只知道,只有强者才有选择权。姐姐,你心里藏着别人,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个人从你的心里消失的。”
高煜铭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杀气,凛冽在他的黑眸里,让南意棠的心里沁出了一丝凉意。
“高煜铭,你又想做什么?他不会消失的,在我的心里,无论生死与否,秦北穆的位置,都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高煜铭,你没有必要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你被人利用了,你、沈安斌,还有当年的南秋怡,不过都是柳芊芊那个女人的工具罢了,你怎么就不明白。你原本可以不用过这样的生活的,为什么偏偏要做这样的选择?”
“姐姐,你一直在我的面前隐藏着秦北穆还活着的事实,可是,姐姐,我不是个傻子。你以为我对你说的这些话是试探吗?姐姐,你错了,我不需要试探。我早就已经确定了,秦北穆还活着了。否则,你以为秦北穆为什么会遇到那些意外,他一心想要除掉沈安斌,以为只要收买了沈家就可以安然无恙了。然而,你们都没有想到,沈安斌早就已经跟我们是一伙儿的了。”
“那么多的武器,全都是你们给沈安斌的?”
“是啊,姐姐。”高煜铭笑了起来,“我现在很有钱的,不管是武器还是金钱,我都不比秦北穆差的,而且,姐姐,我比他年轻,你看看我。”
“你们许给了沈安斌什么?让他能够为你们卖命?”
抗日之煞神传奇
“姐姐,沈安斌已经到了末路穷途了,还需要我们收买吗?我们给的是机会,对于他这样一个人来说,我们的施舍就是他的希望,他只有乖乖感激的份。”
“沈安斌,还没有死?”
“没有,姐姐,老大说,他还有用。”凌慕白将水杯拿了下来,重新添了热水,“姐姐,你不喜欢沈安斌是吗?我也不喜欢他,他之前总是埋伏你,伤害你。姐姐莫生气,我会想法子,弄死他的,不过要等日后他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来日他没有了利用价值,你确定,在你口中的老大那里,你会一直是个有利用价值的人吗?他可以舍弃其他人,来日就能舍弃你。”
“老大舍弃的,都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所以,我会一直让我保持我的价值的。”
“你简直,无药可救。”
南意棠对凌慕白已经没眼瞧了,移开了目光。
“姐姐,你总是耍赖,一说不过我,就不跟我说了。”
“姐姐,你的腿伤要换药了,我叫医生来给你看一看。”
南意棠的伤口看着还是很触目惊心的,鲜红的一片触目惊心。